原标题:华尔街日报探秘三一工厂:这会是中国工业的未来吗

行业聚焦:三一品牌崛起背后的梦想与尊严

www.d1cm.com2013/08/14 09:49来源:第一工程机械网

2013年由国际权威机构InternationalConstruction公布的YellowTable榜单显示,三一重工较去年再进一步,跻身全球工程机械企业五强。这是三一产业规模与全球竞争力的最新排名,也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创下的世界新高。

从民族品牌到“中国制造的一张名片”,从“走出去”到全球知名品牌,从为“中国制造”正名到为中国企业争取跨国贸易平等待遇,二十多年风雨历程,三一的品牌之路更像是一部关于梦想和尊严的纪录片。

民族品牌,始于使命发于践行

三一是一家先有文化后有企业的公司,公司创业之初提出的“创建一流企业,造就一流人才,做出一流贡献”,正是公司名称的来源。

三一最早始于湖南涟源焊接材料厂,但由于焊接材料的行业规模小,很快就遇到了“天花板”。1992年,现任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经过考察调研,提议公司进入工程机械行业,随后,这一建议得以实施,三一也因此迁入省会城市长沙。

为什么选择这一行业,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曾说:“一个强大的国家必定是一个制造能力强的国家,一个制造能力强大的国家必定是一个经济国力强大的国家。偌大的中国不可能进口一个现代化,我们要通过三一的发展来探寻中国工业的发展之路。”

那时,在中国如火如荼的建设工地上,民族品牌的工程机械寥若晨星。三一重工创建之时,拥有的只是一个几十平米的厂房和创业团队满腔的热情。

几经斟酌之后,三一选择了技术含量较高的混凝土拖泵突入工程机械市场。然而,当时国外企业对混凝土泵送技术采取了重重技术封锁,选择合资又无法得到真正的核心技术。在强烈使命感的驱动下,三一经过艰苦的自主创新,终于在1994年下线了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排量、高压力混凝土拖泵。也是从那时起,三一管理层就暗暗发誓,要通过打造一流品质的产品,来赢得世界对三一、对中国的尊重。进口替代则成为三一打造民族品牌的第一步行动。

以拖泵为起点,扎根工程机械行业的三一,陆续又瞄准泵车、挖掘机、旋挖钻机、起重机、压路机等产品,逐一从外资品牌口中抢夺“蛋糕”。比如,在以拖泵、泵车为主的混凝土机械领域,三一成就了一个无可争议的全球领跑者。在挖掘机领域,三一再现了混凝土机械当年推进“进口替代”的雄风,结束了外资品牌长达20余年的垄断局面,极大地提振了中国装备制造业发展的信心。

令国人颇为自豪的是,随着三一的进入,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也平添前所有未的活力。

据了解,三一进入这个行业之前,中国混凝土机械90%需要进口,挖掘机械90%需要进口,桩工机械国内还没有。正是有打破恐惧大胆创新的理念,带动了整个民族品牌的发展。正如向文波所说,工程机械行业已成为了中国少数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行业,中国工程机械的群体崛起,已经改变了世界工程机械格局。

迈入世界高端制造先进行列

“我们的梦想,是希望能够真正为中国贡献一个世界级品牌。”向文波说。

但是,遍布世界各地的“中国制造”,长期被认为是品质低下、价格低廉、劳动密集、科技含量不高的代名词。三一将自己的使命定位为“品质改变世界”。所谓“品质改变世界”,就是要用极高的产品品质,改变中国产品品质低劣的世界形象。

两年前,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前来三一采访,为三一的厂房规模、制造能力所震撼,他写到:“位于长沙机场附近的三一厂房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任何来三一参观的人,都可以感受到该企业强烈的自豪感。”

这位记者来到的长沙工厂,是全球最大混凝土机械生产地,这里建有全亚洲最大的单体厂房——18号厂房,正是从这里,三一逐渐发展成为了全球混凝土机械的NO.1。

离开长沙,一路东行至上海,更有惊艳。在上海临港工业园区两港大道318号,矗立着一排气势恢宏、大气漂亮的现代化厂房,这是三一上海临港产业园所在地,它被誉为“全球最大最美最先进的挖掘机生产基地”。

除了拥有一流的厂房、生产线,三一还拥有苛刻的质量文化。

在借鉴日本丰田生产模式的基础上,三一逐步完善了一套独特的精益制造系统。2008年,三一首次提出了SPS概念(即:Sany
Production
System)。2011年初,基于原来SPS的雏形,三一提出了全新的三一生产方式——SPS蓝图,即通过打造一支高素质的人才团队,构建一个能高质量产出的平台,最终输出高品质的产品。

在三一文化中有一条公司员工耳熟能详的话——“质量是唯一不可妥协的事情,它关乎到企业的价值,是三一尊严的起点。”向文波表示,三一能够有今天的发展,也是因为一直以来都坚信这个信念,只有高品质才能带来企业的长远发展。

今年,哈佛大学教授Jeffrey
Williams在参观位于上海临港的三一挖机制造基地时,不无感慨地说道:“三一民企的快速反应机制,也许使其能很好地去做国际品牌。”

德国著名管理大师赫尔曼西蒙对三一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以前没有人敢想象中国企业能在短期内成为某领域的全球主导者,然而三一重工——这家来自中国长沙的公司却以其高质量的产品实现了这个中国企业的世界梦。”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尾页

(责任编辑:Winnie)

  • 关键词:
  • 三一 品牌 工程机械
  • 延伸阅读:
  • 垂直泵送580米 三一“中国泵王”再创新高度贴合市场需求
    三一V8上市两月销售超百套参建多项国家重点工程
    三一C8泵车成技术领跑者三一集团旗下三一能源重工欲介入航空发动机三一向文波为品牌尊严
    反击美国强有力的挑战

* 徐工集团、中联重科”正在寻求收购目标”

北京10月30日
-几年前广西柳工机械(000528.SZ)竞标向一家泰国稻米贸易商出售装载机的时候,总裁曾光安就很清楚,要打败像小松制作所这样的日本对手,公司必需为客户量身定制设备。

(原标题:Inside the Factory of China’s Future)

必赢366 1

必赢366 2

网易科技讯
8月29日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政府希望升级其工业龙头企业,而三一重工集团正拥抱各种新技术,打造更加出色的产品。

资料图片显示一名工人经过上海一家工厂内停放的新挖掘机。仅仅几年前,中国的机械制造商在国外还是默默无闻,如今它们却已经在书写传奇。REUTERS/Aly
Song

图为中国三一重工厂区内停放的重型设备。REUTERS/Darcy Holdorf

在一个被称为“18号厂房”的无尘工厂里,藏有中国工业未来的蓝图。在这里,身穿深蓝色制服的工人们与机器人一起工作,打造能给世界上最高的摩天大楼灌注水泥的泵车。

* 本土工程机械厂商采取新的海外战略

“在泰国市场,它们一直使用日本的主流企业,”曾光安解释道,“他们车子越来越高,但是它的臂不够长。”这种设计方便装载土和水泥砖,但拖运稻米不太好用。

通过分析在世界各地运行的机器实时反馈到附近数据中心的信息,三一重工运营的这家工厂的工程师们找到了如何打造更加出色的产品的办法。该公司追踪了38万台联网混凝土搅拌机、挖掘机和起重机,并收集了1000多亿项工程数据。

* 价格、快速完成交易是重要的挑战

柳工对机器作出改动并赢得了买家,该公司称目前在泰国所出售的每三台装载机中,就有一台是它生产的。此外,柳工也增加了在巴西、俄罗斯、印度及土耳其的行销推广,这使海外销量在其总销量中所占的比重,从2010年时的不到9%升到了30%。

必赢366 3

记者 梁淑芬 编译 王洋/白云/丁琦

而包括三一重工(600031.SS)、中联重科(000157.SZ)和徐工机械(000425.SZ)在内的其他中国机械制造商,面对国内的残酷竞争,也在转向新兴市场以寻求增长–中国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出台的大手笔刺激性支出,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国内机械供应的过剩,而这又使得竞争进一步加剧。

在三一重工位于北京昌平区的工厂,机器人在进行焊接

香港3月8日电—当混凝土泵制造商–普茨迈斯特(Putzmeister)去年出现在日本福岛帮助处理核灾难的时候,鲜有产业观察查人士会想到这家代表德国制造业实力的公司不久就将被中国三一重工所收购.

徐工和三一重工今年迄今股价下滑约三分之一,中联重科则达40%。而这个行业股价跌幅中值仅有6%。

三一重工是中国的三大重型机械制造商之一。该公司表示,各项技术的整合提高了它的产能,且在订单交付时间和运营成本上均至少削减了20%。三一重工还押注自己将能够凭借那些技术建立创新和质量方面的声誉,而不是凭借提供价格低廉的山寨产品。过往,那种产品策略让三一重工成为了国内市场的大玩家。

被称为中国卡特彼勒的三一重工(600031.SS),和徐工集团、中联重科(000157.SZ)等其它顶级国内工程机械制造商,正在加快海外收购步伐,而这些收购的目标给它们带来的将不仅仅是技术.

与此同时,卡特彼勒与小松制作所表示,在这全球市场苦于采矿设备订单下滑的时候,中国市场仍然是亮点。虽然全球市场规模到2017年时料将成长至1,890亿美元,这两家领导业界的设备制造商本月仍调降全年获利预估。

三一重工首席信息官潘睿刚表示,“重型设备行业的未来对软件和数据的依赖,将丝毫不亚于对硬件的依赖。”

中国的工程机械巨头的海外收购,并非仅仅是拆除生产线运回国内,它们所追求的是品牌认知度和建立分销网络,并实现在三年内将中国推上全球最大工程机械出口国宝座的目标.目前全球工程机械市场的规模达到1,500亿美元.

必赢亚洲366.net,“市场需求可能不会像以前减少的那么多,但春风还没有吹过来,”英国谘询机构Off-Highway
ResearchLtd的Shi
Yang说。“外国公司在中国的客户大多是大型国企,他们的业务相对比较稳定.”

中国政府通过国家级和省级项目提供了数十亿美元资金,来帮助企业追赶外国竞争对手。据商务部的文件显示,中国企业如果想在建造或者投资类似于18号厂房的工厂,可以申请最高4500万美元的政府补贴。

瑞银亚洲投行部门主管David
Chin说:”工程机械领域是中国可以大施拳脚、走出去并夺取更大份额的领域.”

**海外重拾动能**

中国企业的贷款渠道也十分充足: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正与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合作,为重大项目提供规模约3000亿元(约合439亿美元)的融资。

仅仅几年前,中国的机械制造商在国外还是默默无闻,如今它们却已经在书写传奇.据行业数据提供商KHL
Group,2010年以营收计全球50大工程机械厂商中,中国厂商的营收占比达15%,而2003年则仅为1.6%.

必赢366,东南亚及南美洲兴起新屋及基建项目建筑热,推高了平价挖土机设备需求,带动中国机械设备制造商在海外重拾动能。

鼓励中国制造商购买更多机器人的激励措施,已经使得中国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自动化技术市场。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数据,2016年,中国安装了创纪录的8.7万台机器人,超过美国和德国的安装量之和。中国政府希望到2020年达到每1万名员工配备150台机器人的密度,较2015年的水平翻一番多,尽管该数字仍落后于美国(每1万名员工配备189台机器人)。

中国工程机械厂商的海外扩张步伐将加快.

1-6月三一重工中国以外地区营收同比成长三分之二,在亚太地区成长超过90%。同城对手中联重科也在泰国、智利、哥斯达黎加和厄瓜多尔,以其混凝土泵浦车和混凝土工厂在当地取得突破性业绩。

三一重工位于中国中部省份湖南,三十年来,它一直忠实地坚持实现国家的经济目标,其业务大多伴随着中国由基础设施建设主导的经济而蓬勃发展。该公司最初是通过对外国机械产品进行逆向工程来生产更加便宜的山寨品,在本世纪头十年成为了中国国内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

国有企业徐工集团去年营业收入为870亿元人民币,相对於同期卡特彼勒营收的约四分之一.2011年该公司在欧洲进行了两项收购,并表示正在寻求更大的海外资产,以实现2015年营收3,000亿元人民币、坐上全球行业”探花”位置的目标.

“当国内市场疲弱时,新兴市场是个好机会,”中银国际分析师XuMingle说。“即使出口数量仍少,无法抵销本国市场下滑,但至少能缓和一些冲击。”

2012年,它以3.24亿欧元(3.75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德国有58年历史的混凝土输送泵制造商普茨迈斯特(Putzmeister)90%的股份。

中国媒体曾报导,徐工集团或会收购德国混凝土泵厂商施维英(Schwing
GmbH)的股份,不过徐工发言人拒绝置评此事.

虽然在新兴市场中,卡特彼勒、小松制作所、Volvo
AB虽仍居业界大腕,但中国厂商已经开始争夺这个市场。2011年,徐工集团在委内瑞拉一项卡特彼勒也参与竞标的住宅项目中,以7.45亿美元赢得成为机械吊臂、混凝土泵浦、挖凿机以及其他设备的供应商。

自2012年以来,三一重工已经建立了4家智能工厂,响应了中国政府关于制造升级的呼吁。它的实时数据收集项目在今年6月得到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赞扬。三一重工还在18号厂房使用无人驾驶车辆为装配线工人运送材料和零部件。

此外有德国银行业消息人士对称,一家中国公司正对施维英有意,其中有人称”可能会达成类似普茨迈斯特式的交易”.

柳工机械副总裁罗国兵称,一年前,柳工一举击败卡特彼勒、小松制作所、韩国的现代重工业(009540.KS)与斗山重工业(034020.KS),在土耳其赢得用于植树造林的装载机和挖掘机的订单。

该公司位于北京以北800英里处的另一家工厂,悬挂着印有鼓舞人心的口号的旗帜。其中一条写道:“实现中国梦想,实现三一梦。”那里的工程师在利用机器人技术来制造更好的打桩机。

浏览中国海外收购相关图表,请点选(r.reuters.com/ruc96s)

“中国企业在这些市场肯定还没做到最大,但现在他们真的很活跃,”贝恩咨询的合伙人Raymond
Tsang表示。

据该工厂的工人称,日本发那科公司(Fanuc)生产的焊接机器人能让工人们设计出一种能在极端条件下全天候运转的钻机。三一重工在位于俄罗斯的全球最北端建筑工地进行了钻探,在北极海床上搜寻天然气。现在,该公司的高管正与国内制造商合作定制机器人。

浏览全球工程机械厂商排名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quc96s)

**质量接近,但价格便宜**

文件显示,多年来,三一重工从政府获得了各种补贴,不过该公司主要还是通过将利润再投资来取得增长,并成为全球第八大机械制造商。在国内,它和其他的中国公司从外国运营商那里抢走了市场份额,比如总部位于伊利诺斯州迪尔菲尔德的卡特彼勒公司(Caterpillar)。卡特彼勒拒绝置评。

**战略转变**

随着中国的设备越来越受欢迎,香港贸易公司Samcorp三年前开始在秘鲁销售中联重科和中国龙工的产品,而最近又在哥伦比亚开了一间展厅。

2012年以后,三一重工和其他的机械制造商受到了产能过剩的打击,但去年三一重工的销售额开始反弹。

他们在完成收购後的战略也发生转变.中联重科2008年收购意大利混凝土机械厂商CIFA时,保留了国外管理和生产团队,成为第一家这样做的大型中国建筑设备厂商.这项收购让中联重科得以将触角伸向逾70个国家.

“大家喜欢这些产品,”该公司董事长Laurence
Lam称,“质量跟西方企业的产品接近,但价格要低30%。”

根据行业刊物英国《国际建筑》发布的2018年排行榜,以销售额计算,三一重工在全球建筑设备市场的份额为3.7%。这份榜单是根据对全球50强企业的年度调查得出的。三一重工在美国进行了一些小规模的投资,其中包括投资6000万美元在乔治亚州设立一家工厂。

三一重工1月表示,德国将成为其在中国境外的混凝土机械业务新总部.中国最大的推土机制造商山东重工集团今年也表示,将保留新收购的意大利豪华游艇厂商Ferretti的管理层和生产基地.

ZF Friedrichshafen
AG的执行副总裁HermannBeck称,元部件采购的改善和提升,也帮助中国的设备制造商在新兴市场获得准入与认可。他说,中国企业除了与德国的部件生产商合作外,也在转向Eaton
Corp 和Cummins Inc等企业。

三一重工还专注于响应中国政府的另一项计划:沿着“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走廊,瞄准东南亚和中亚的发展中市场。

随着欧元区的经济不确定性加深,被收购企业的工作岗位得以保留深受大家欢迎.

他们还在海外展开并购。过去五年间,中国企业买下了各类处在困境中的欧洲设备生产商,包括意大利的CIFASpa、德国的Putzmeister
Holding GmbH和波兰的Huta
StalowaWola,最后一笔交易帮助中国企业拓宽了东欧的门路。

“要不是共产党和它的支持,很难想象三一重工会取得成功。”三一重工的一家工厂向参观者播放的一段视频称。(乐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我们的很多中国谘询客户真心倾向保留他们收购的海外业务,”普华永道在华的中国公司财务团队负责人Gabriel
Wong说.该团队为中国国内客户的并购交易提供谘询服务.

业界高管指出,中国企业要想匹敌卡特彼勒这样的全球巨擘,还需要时间锤炼。卡特彼勒处在设备制造价值链的较高端,其约有65%的销售是面向北美以外的市场。

责任编辑:

“因为中国企业希望保留全球业务,这让收购变得更加容易.”

“他们得学习,怎么样在海外市场做到本土化,就跟我们采取的方式一样,”Terex
Corp的董事长兼执行长Ron DeFeo说,“不能只是在中国生产,再运到海外。”

公司股东们开始留意到这点.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继2011年表现不佳後,中国建筑设备制造商股价出现反弹.中联重科H股今年迄今已跳涨33%,表现超越恒生指数.HSI同期13%的涨幅.其A股同期涨幅也高达29%.

三一重工股价上涨了14%,徐工集团旗下上市分公司徐工机械(000425.SZ)年内迄今上扬了逾10%.中国沪综指.SSEC同期涨幅为10%.

“海外收购有助於提高中国机械制造商的技术水平,长期来看有利於整个行业,”招银国际证券的分析师Steve
Wong说.

**新指标?**

中国是以销售额计全球最大的工程机械市场,部分受助於2008年中国政府推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将建筑设备制造商推到了聚光灯下.

KHL Group的2011年Yellow
Table报告显示,由曾被评为中国首富的梁稳根创立的三一重工目前是全球第七大建筑设备制造商,中联重科和徐工则紧随其後,分别排名第9和第10.该报告涵盖了该行业全球排名前50位的制造商.卡特彼勒位居第一,日本小松制作所排名第二.

中国暨南大学MBA教育中心副主任邓地表示,三一重工或成为人们评估全球化和”中国制造”转型的新指标.今年1月,三一与德国普茨迈斯特签署了并购协议.

“从市场表现与核心技术方面衡量,这可能是中国制造企业首次能在一个全球性市场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邓地表示,他指的是三一在全球混凝土泵销售中排名第一,以及普茨迈斯特在混凝土泵技术方面的领先地位.

三一重工目前的市值为170亿美元,中联重科和徐工机械分别为117亿美元和51亿美元.而卡特彼勒的市值为701亿美元.

但分析师表示,各方竞逐有限的海外优质资产,或将推高收购价格,而对於中国企业而言,要抢先取得好交易也可能是一项挑战.

“中国企业往往在交易没人垂青之际出手,”最大的中欧私募股权基金Mandarin
Capital Partners的执行合夥人Alberto Forchielli表示.

他并称,与中国买家的交易往往会旷日持久,他指的是伴随大多数交易的漫长行政审批程序.

虽然一些中国企业因国家安全和利益问题而难以达成海外交易,但若建筑机械公司的规模较小,且所涉技术不太敏感,交易成功的可能性就较高.

“我认为大型公司和相对低调的中型公司的收购有很大不同,”德国谘询公司Simon
Kucher & Partners董事长Hermann Simon表示.

“中型公司的收购交易通常不会受政治因素的干扰,除非是防务等重要领域.”

–译文审校 张明钧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